信用债取消潮涌“一键三连”:提供降低、资产荒重现、买债靠抢

  • 信用债取消潮涌“一键三连”:提供降低、资产荒重现、买债靠抢已关闭评论
  • 1 次浏览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摘要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叶麦穗广州报道信用债取消又见高潮。依据中信证券统计,2022年一季度共取消发行信用债76只,取消规模共计667亿元。进入二季度这一状况仍在继续,4月1日至5月18日,有25只债券取消发行,计划发行总量为190亿元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叶麦穗 广州报道

信用债取消又见高潮。依据中信证券统计,2022年一季度共取消发行信用债76只,取消规模共计667亿元。进入二季度这一状况仍在继续,4月1日至5月18日,有25只债券取消发行,计划发行总量为190亿元。城投债成为这波取消发行的主力军,对于取消缘由,多数剖析觉得,发行人在押宝后续筹资本钱会进一步降低。取消发行致使“一键三连”——提供量降低、资产荒重现,买债靠“抢”。

押宝筹资本钱进一步减少

从债券规模来看,2022年一季度取消发行的信用债平均规模为8.78亿元,为近三年以来的最高值,主要为南方电网取消发行80亿元“22南电SCP003”,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取消发行50亿元“22国家能源SCP001”,推高平均取消规模。取消发行主体多集中于江苏、山东和北京,分别占比19.74%、15.79%和9.21%。分主体评级来看,取消发行的73个主体中,AAA主体共计32家,占比43.84%,比率为近3年最高值;分期限来看,取消发行的信用债期限集中于1-5年,共计58只,占比76.32%。

从二季度来看,这样的情况依然延续,依据同花顺的数据,4月1日至5月18日,有25只债券取消发行,计划发行总量190亿元,平均规模7.6亿元。

5月9日,湖南钢铁集团公司称,受最近疫情防控及市场波动影响,本期债券价格未达到公司预期,该公司决定取消本期绿色中期票据的发行工作,并将另行择机发行。该公司将根据《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筹资工具信息披露规则》等有关规定,做好公司中期票据的后续发行、兑付及信息披露工作,调整后的发行安排将另行通知。该次取消发行债券名字为22湖南钢铁GN002。

城投成为这波取消发行的主力。

其实近年来,信用债一级市场不乏取消发行潮,比如在2017年3-4月、2020年四季度、2021年3-4月份,均出现过取消发行事件。2017年的取消发行潮为近五年周期来最大规模的取消事件,3-4月共计取消发行信用债239只,对应规模为1969.90亿元;2020年四季度共取消发行信用债249只,对应规模为1836.43亿元;2021年3-4月共计取消发行信用债163只,对应规模为1091.10亿元。

虽然都是大规模取消发债,但背后是什么原因却不尽相同。如2017年3-4月的取消事件,当年银保监会收紧监管政策后,银行投资理财对中低信用债的配置需要降低,致使信用债发行利率走高,最后引起发债主体筹资本钱上升,很多信用债取消发行。2020年四季度取消事件是因为超预期违约致使市场避险情绪增加。2020年四季度新一轮信用债违约潮以其忽然性和集中性席卷信用债市场,导致巨大冲击。永煤事件服务市场对国企信仰弱化,信用利差中枢抬升明显,其中,3年期AA+和AA中短期票据利差分别突破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高点,显示市场对中等级信用债避险情绪浓厚,致使主体筹资本钱上升,取消发行数目增多。永煤事件后,监管层对信用宅市场监管愈加严格,提升发行审核门槛,致使信用债发行困难程度增加,引起2021年3-4月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增加。

那样本轮取消有哪些不同,多数市场看法觉得企业是再等将来更宽松的政策窗口,以期减少本钱。

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觉得,今年一季度取消发行主体信用等级以AAA为主。过往事件中,取消发行债券期限多分布于1-3年,而今年一季度3-5年债券取消发行数目上升较多,占比较往年同期明显提升。从筹资需要方面、市场利率方面、风险维度与发行困难程度方面来察看,好像也都没出现异常。

除此之外本轮取消发行中,主体信用等级较高,企业性质多为国企,明明觉得发行人被迫发不出债券的可能性较低,主动选择取消发行的状况较多。自去年以来,央行连续拓展货币宽松举措,市场对流动性维持宽松的预期加大,甚至早在一二季度切换窗口就预期到将来保持宽松的可能性。在此基础上,当期取消发行可相继选择更好的筹资窗口,以减少综合筹资本钱。

“资产荒”状况再现机构不够“吃”

创金合信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监闫一帆此前在同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,政策鼓励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的背景下贷款本钱降低,发行人可以通过其他综合本钱更低的筹资途径满足所需资金,因而选择取消或推迟发行。不同债券品种的发行批文都有肯定的有效期,债券发行人可以参考企业资金需要及市场状况择机发行,取消或推迟发行说明债券发行人愈加在乎发债本钱的控制,关注债券市场变化,这也是债券市场走向成熟的表现。

提供量降低的后果是最近信用债市场“资产荒”愈演愈烈。尤其是短久期的城投债更是“一债难求”,一级市场超额认购倍数突破新高;二级市场上城投债与产业债收益率持续下行,6个月和1年城投债的收益率达到2021年以来新低。券商统计,就城投债的平均成交收益率看,5月第2周各隐含评级1年以内的城投债收益率均低于3%,其中AAA、AA+等级品种的平均成交收益率仅在2.2%至2.3%区间;隐含评级为AAA、AA+和AA的1至2年期品种收益率在2.6%至3%左右。

方正证券研报觉得,当资金供给多于合意资产供给时便会出现“资产荒”。4月以来,疫情冲击致使贷款需要不强,银行可配债资金明显增加。同时,银行信贷投放不畅,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受阻,这也致使资金“淤积”在银行间市场,资金面宽松驱动机构加杠杆也带来对信用债需要的提高。从供给端来看,虽然央行“23条”表示要满足城投的合理筹资需要,但不可以新增隐性债务依旧是大方向,城投债供给限制依旧较严,再叠加4月份地方债发行放缓,供需错配致使信用债市场“资产荒”加剧。

“需要端的拥挤是‘资产荒’的重要,多数机构眼下依然处于欠配状况。”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剖析师覃汉指出,“纵观一级市场的表现,新发行债券的认购热度抬升,新券申购/发行倍数已从过去的1.5附近抬升至2以上。再就二级市场来看,城投债和产业债的买卖热度均处在最近高位。其中,城投债2022年以来的平均月度换手率为7.7%,较上年抬升1个百分点。”

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返回搜狐,查询更多